這次同婚公投反對者佔較大多數,在社群上掀起不小的漣漪。許多的朋友都表示了失望,也有朋友實際做一些能量上的轉化來幫助這個議題。今天我分享的主題比較特殊,是關於反對者的部份,其所象徵的意義,以及我們能做什麼,來協助轉化這樣的狀況。

靈魂的本質

我們都是攜帶著光來到這個世界的靈魂,進入了身體並結合後,產生表達與行動。

雖然進入了身體,但是我們的本質仍是光。不同的靈魂,會攜帶不同的力量及不同的特質,而靈魂是沒有分性別的。

同婚反對者

但是,有些人把「現在這個身體」當成自己,認為自己等於這個身體,並且應該做出「外界認同這個身體可做的事情」;或是自己等於某某身份,應該做出「外界認同這個身份可做的事情」;連帶的對外的認同也是如此。

部分同婚反對者很容易陷入某種角色的困境之中。例如:媳婦、婆婆、某某公司的職員、某某位階、某某的太太、小姑、公公、丈夫、爸爸、兒子…

除了陷入身份與角色的困境,我也看了一些關於同婚反對者的言論,去觀察他們字裡行間的能量狀態。發現不外乎是一些恐懼、害怕、厭惡、失望。

同婚反對者較多的意義

會去傷害他人、否定他人、輕視他人的人們,是因為絕大多數他們此生也曾經被如此對待。

你可以試著去觀察同婚反對者,觀察他們所表達的意見,及他們所過的生活。

他們可能攜帶著一些偏見或既定印象,除此之外生活也不太快樂,曾經有過不被愛、不被重視、被輕視、被歧視、被忽略的經驗。因此他們其實是象徵著台灣這塊島嶼上需要被療癒的一群人。

我們就這次的公投結果作為樣本來看,贊成與反對的比例是一比二。也就是說,台灣這塊島嶼上還有三分之二的人們需要去被療癒、釋放傷痛。台灣這塊集體意識仍有很大部分需要被療癒。

關於同婚反對者我們可以怎麼做

面對同婚反對者,首先我認為不要急著去與他辯駁。我們需要去表達我們的包容、耐心與理解。

如果你是身心靈工作者,你可以送一些祝福與愛給同婚反對者,或者做一些療癒集體意識的儀式也是很好的方式。

如果你尚未學習到這些方法,你也可以在日常生活上面去關心這些同婚反對者。去觀察他們的婚姻、生活、家庭、工作、日常狀態,需要時給予安慰或支持。

讓他們真切感受到愛與關心的存在,讓他們明白歧視、委屈將就、厭惡、輕視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。

療癒集體意識

當你療癒了一個同婚反對者,你就療癒了集體意識的一部分,同時也療癒了自己。療癒的越多,集體意識就越有可能轉變。一個人的力量不大,但是只要一定人數的付出,就足以改變整個台灣的集體意識。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