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療癒 – 工作與自己的關係

一直以來,在工作上、在與外界的接觸上,總是有一些莫名的恐懼,我發覺自己一直以來無法和人進行「真正的交流」。沒有交流,就沒有愛、沒有滋養、沒有力量,容易做得很累,筋疲力盡。這是已經很久的問題。為了不想再重複這個議題,我決定去好好面對。

我擴展自己的心輪,讓心輪之光擴展到全身,用不帶偏見的、純粹的關照,看看自己與工作的關係是什麼樣的狀態。

首先感覺到的是乾涸。很乾、很硬、很實,像是已經乾掉的土,要用物質來形容的話,大概就是混凝土。在我面前是一堆高樓大廈,太陽很曬,我站在這堆建築物前面,覺得好壓迫。一切都好乾、好硬、沒有生命力。

在我的身前身後,是兩個不一樣的世界。在背後,我察覺到有一些流。我感覺如果讓這些流,流經我出去到我面前的世界,也許我會比較輕鬆,但是無論如何我就是沒有辦法。我察覺自己的能量是停止不動的,像是一堵牆壁在中間,不讓兩個世界的流互相流動。

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怎麼辦,於是我去海達康的岡底斯山洞尋找巴巴吉。在那裡,他讓我看見了一切:在我身後是大師的光,我自己擋住身後的流,不讓它經過,伴隨著莫名的、很深的恐懼。愛、滋養,所有一切都卡住。

beautiful-bloom-close-up-62681

這時我找到了一切問題的根源:對於光進入身體有很深的恐懼,對於「光的使用」的恐懼。

突然我感覺到腦幹的位置,有什麼在流動,我立即把手放到上面去讀取資訊。先是看到紅光流,從手流入手臂,紅光是我的光。讀了一會兒,這時看到灰色的流從腦幹流入我的手臂。

然後我可以感覺到,真的有一層結構,它讓我的光不至於放得太大。這層結構要保護我對於光的使用。它沒有惡意,只是要保護我。

不知道之前的轉世發生了什麼事,也許是我自己下的誓言,又或許是因為當時的環境我的意識自動啟動了這層保護。

我問問我的心,感覺到自己的答案是「願意用自己的力量好好的活著」。我願意走出來,去感受身邊的生命力。此時我看到的畫面是一片金燦光芒的草原,有許多的花、鳥、動物,我坐在中間和牠們嬉戲、互動。

我向這層結構說,謝謝你,可以離開了,現在已經是新的世紀了,我想去感受外面的世界。當我終於願意的時候,我看見自己身體內的流全部散發出金光並且向外散開。在我之外有一層圓球形的結構,從我的頭頂開始,由上而下漸漸消融。當這顆球完全消融後,我看見自己原來站立於一朵非常巨大的蓮花之內,整個世界一片金光燦爛。

有時候我們無法依自己的力量在這個世紀好好生存著,並非總是因為自身攜帶的黑暗,而是有時我們在過去的世紀許下了宿願,這層宿願它會形成結構而在生生世世保護我們、陪伴我們,讓我們安全。現在,我們可以選擇要不要讓這些結構離開,迎回自己在這個世紀獨有的生命。

療癒首先是人要有願意改變、準備好改變身心狀態,才能順利發生,並且起到作用。療癒師的角色,只是幫忙帶入這些能量,調整人的能量及結構,讓改變在短時間內快速發生。

深層的療癒是要多做幾次的,就像這篇療癒自己與工作的關係,我自己也是分好幾次的冥想才完成。療癒是一條終生的旅程,但是只要你做了,每次你都能前進一些些,你也會發現生命路途上的風景漸漸地不一樣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